【原创】曹丕三路伐吴之战

楼主:牝虎玄龙小天罡 时间:2014-04-02 20:35:40 点击:2737 回复:3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第一章 战前局势

  魏黄初三年,蜀汉章武二年(公元222年)闰六月,刘备兵败夷陵。八月,刘备部将黄权投降曹丕。九月曹丕发兵三路攻打孙权,十月孙权与曹丕谈判破裂后被迫改元黄武并与刘备讲和,委派陆逊抵御刘备的同时全力抵抗曹丕。从闰六月刘备败走到九月曹丕进犯,十月刘备驻扎永安。短短两三个月的时间里孙权几乎同时面对三方面的敌人,分别是:败走后重新在永安集结驻扎的刘备,气势汹汹发兵十万余众分三路大举进犯的曹丕,尚未平息的扬、越蛮夷。这三方势力中,刘备态度暧昧不明,有心无力,是战是和尚处于观望状态并试图敲诈陆逊,被陆逊识破,计谋破败。曹丕以孙权不委质太子为借口挑起战事,似乎志在必得,蛮夷分散零落属于潜在的危害。

  早在闰六月刘备与陆逊对峙与夷陵时,曹丕发出了“备不晓兵,岂有七百里营可以拒敌者乎!”的感慨,并断言孙权将上书言事。此番言语和态度似乎是将孙权视为臣属,而面对刘晔所讲的“袭而取之”又似乎是不以为然。而按照陆逊的推断则是:曹丕“内实有奸心”此“奸心”照比刘晔有过之而无不及,黑白通吃,隔岸观火,待两败俱伤时攻其胜者。曹丕一直在观望,只不过战争的进展超出了曹丕的预料,即便能够在吴蜀两军相持时准确的看出战争的转折点,他也无法及时作出部署调整,因为刘备败的很快,而发动战争的借口还没有找到,孙权依然保存相当的实力,短时间内占不到孙权什么大便宜。从闰六月刘备战败到九月曹丕下达进攻命令,两个多月的时间已经算是很快了。孙权面对曹丕的突然进犯有些措手不及,与曹丕谈判最根本的原因并不是时间仓促而是内部不稳。

  “备不晓兵,岂有七百里营可以拒敌者乎!”此语是在曹丕得知刘备即将败亡而孙权、陆逊将要取得全胜时发出的,与在此之前刘晔针对孙权的“可因其穷,袭而取之。”谋略相呼应,曹丕心底里是想让孙权损失相当的实力,至少是惨胜刘备。曹丕此句感慨多少显得有点失望落魄。而挑起战事时态度又极其强硬(若君必效忠节,以解疑议,登身朝到,夕召兵还。此言之诚,有如大江!),明知道孙权不会委派孙登为人质,依然不给孙权任何可以回转的余地。而孙权明知道“委质太子”只是曹丕的借口,依然“卑辞上书,求自改厉”试图避免再次征伐,其实就是当年对待曹操的“足下不死,孤不得安”的翻版,更试图施行缓兵之计赢取更多的时间来部署和调整。曹丕与孙权各自心怀鬼胎从边境线上的小打小闹转变为大会战。

打赏

24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0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牝虎玄龙小天罡 时间:2014-04-02 20:36:00
  第二章 东路战场

  当魏文帝曹丕踌躇满志准备征讨孙权时,刘晔进言说:“孙权刚刚打败刘备士气旺盛,上下同心,吴军水战占优,仓促间难以取胜。”曹丕不听。然后征求贾诩的意见,提问的时候并没有直接说要不要伐吴而是问:“我要准备讨伐不服从我的人,是先打孙吴呢还是先打蜀汉?”众所周知,刘备已被孙权打败,孙权拒绝委质太子,曹丕最想听到的话就是:“先打东吴”而贾诩岔开曹丕的问题,直接回复道:“用兵之道,先胜后战,量敌论将,故举无遗策。”曹丕同样没有采纳。黄初三年九月即命令曹休、张辽、臧霸出洞口,曹仁出濡须,曹真、夏侯尚、张郃、徐晃围南郡。十月,孙权失去回转余地改元黄武,临江拒守。

  魏黄初三年十一月,曹丕到达宛城。三路伐吴之战正式开始。

  东线战场,魏军屯集在海陵,进攻目标是洞口。主帅是曹休,张辽、臧霸为副。吴军方面吕范为主帅,徐盛、吴粲、全宗、贺齐为副。当孙权听说魏军东路统帅曹休和张辽沿水路到达海陵时,内心很惊恐,告诫东路各将领:“张辽虽然身体有病,但是依然不好对付,要小心谨慎。”

  魏军占领洞口,与吴军吕范统领的徐盛、吴粲、全琮等,隔江对峙。由于魏军进犯突然,吴军各路军队调动不及时,贺齐统帅的军队距离战场较远,尚在进军途中。魏军统帅曹休综合自身的优势想趁着吴军军队尚未集结完毕突然进攻,信誓旦旦的向曹丕上表说:“我要带领手下的精锐将士虎步江南,因敌取粮,一定能够战胜敌人;如果我有什么不测,不要挂念我。”曹丕看到这篇上表后很忧虑,对曹休此时渡江作战的请求没有信心。其身旁的董昭察言观色品味出了曹丕内心的顾虑,向他提醒道:“此时渡江,胜负难以预料,即便是曹休有这个打算,也需要其他将领的配合,臧霸等人既富且贵,已经没有什么追求了,只是想保住身份地位,颐享天年而已,未必肯身临绝地赴死效命。如果臧霸等不过江,曹休孤军也会放弃渡江的,臣担心,即便陛下诏命此时渡江,臧霸等将领也未必听命,迟疑不前的。”曹丕听后,感到很对,立即发快马急递诏命停止渡江。魏吴两军隔江对峙,营寨相望。

  吴军贺齐部因为路途遥远,暂时驻扎在新市充当预备队。不久,夜间江面上挂起了大风,吹断吕范水军战船的绳索,有的被吹翻,有的一直飘到了北岸魏军营寨,溺水的人有很多,曹休见此,立即命张辽、臧霸、王凌出击,斩杀俘获吴军很多人并缴获了许多船只。吴将徐盛一面收集溺水士兵,一面准备迎击曹休的进攻。曹休见徐盛兵少,立即命令大部队登船攻击徐盛,正当徐盛抗击曹休进攻时,吴将吴粲和黄渊正驾驶着大船挽救溺水士兵,由于溺水士兵很多,有些人害怕超重,挥舞兵器驱赶溺水士兵登船,吴粲身边的人也劝说停止救援,吴粲大怒,呵斥他们道:“大不了翻船一起死,危难之人怎能不救?!”孙朗面对这一危局,丧失胆魄,违令烧毁了很多军资,其后被孙权罢免。虽然徐盛击退曹休,吴军依然损失数千,伤亡过半。吕范等收集残兵重新部署,与贺齐相呼应继续对抗曹休。

  曹休虽然侥幸战胜吴军,面对徐盛的顽强抵抗没能取得突破性进展。不久张辽病故。曹丕得知前线吴军大败后紧急命令曹休渡江作战。臧霸自告奋勇,对曹休说:“如果国家信得过我,我愿意带领一万精兵过江,必能横行江表。”曹休随即组织五百条小船,一万名敢死队拨付给臧霸,攻打徐陵。臧霸过江后攻城烧车,劫掠江南,斩杀俘获数千人后,没有继续进攻,折回江北,与早年的土匪做法如出一辙。臧霸此战正如董昭所言,虽然有过豪言壮语,关键时刻依然不敢长时间逗留江南,拼死效命,臧霸带领的精锐陆军没能有效的发挥自身的陆战长处,还没有在对岸站稳脚跟,曹休后续部队还没有跟进就匆忙回师,不光暴露了臧霸的胆怯还暴露了魏军水军战斗力弱无法有效控制水道以解决后勤补给问题,魏军不得已劫掠江南补充军资。魏军虽然在江南略有斩获,依然没能突破吴军防线,没能取得关键性进展。战后,曹休将此事报告给曹丕,曹丕觉得事态严重,对臧霸有所顾虑,随即东巡,召见臧霸,明升暗降加封为“执金吾”,每有战事都叫到身边倾听他的意见,实际上是把他看了起来,远离战场,夺其兵权。

  曹休在臧霸撤离江南后,采取分批委派小部队乘坐小船轮流袭扰吴军、疲惫吴军,待吴军疲惫后再以主力进攻的战法。吴将全琮刀不离手,身不卸甲从容应对,不久,魏军主力数千人乘坐轻舟出击,全琮带兵与魏军激战大江之上,此战吴军发挥出了水军的优势,斩杀尹卢,杀敌数百。

  至此,张辽病死,臧霸调离,曹休进攻失利,魏军东线战场没有突破性进展,曹休也无计可施。魏军东路军就此结束征伐。
楼主牝虎玄龙小天罡 时间:2014-04-02 20:38:00
  第三章 西路战场

  魏黄初三年十一月,正当魏军曹休与吴军吕范激战于洞口之际,魏上军大将军曹真统领夏侯尚、徐晃、张郃以优势兵力包围江陵,魏文帝曹丕坐镇宛城随时准备支援曹真。吴军朱然孤军镇守江陵。孙权立即命令驻扎在夷陵的潘璋、杨粲东进支援,占据江陵上游,诸葛瑾统领主力部队驰援公X安与夏侯尚对峙。

  魏黄初三年十二月,魏军东线战场接近尾声的时候,孙权派遣郑泉向刘备伸出了橄榄枝,在这之前,刘备给孙权写过一封信,刘备给孙权的要求是承认汉朝昭烈皇帝这一名分,孙权看后感叹道:“刘备引咎自责,请求和好,之前把他们叫做西蜀是因为汉献帝尚存,现在汉朝废了,他还是以汉中王自称吧。”郑泉到白帝城后,刘备惊讶孙权没有回信,问道:“吴王为什么没有回信呢?难道是我正名不合适吗?”郑泉按照孙权的意思向刘备答复道:“曹操父子欺凌汉室,最后篡位,殿下既然是汉室宗亲,就有维护汉朝正统的责任,不荷戈执殳为海内率先,而自命天子,不符合天下大义,所以,我们吴王没有回信。”刘备听后非常惭愧。

  江陵城西长江上游水中有一小岛名为中州,易攻难守,控制江陵水道。孙权令孙盛统领一万军队进驻该岛建立围坞支撑江陵城。

  魏黄初四年正月,张郃帅军渡江攻击孙盛,孙盛抵挡不住退出中州,至此,江陵朱然军与外界失去联系。处于江陵上游的潘璋、杨粲军奉命解围江陵,然而曹真围城严密,潘璋仍然无法与朱然取得联系。

  魏黄初四年二月,曹真开始猛攻江陵。堆土山,挖地道,立楼橹,箭如雨下。江陵城中吴军十分惊恐。朱然淡定自如鼓舞士气死守江陵。孙权见魏军攻城猛烈,命令诸葛瑾出击夺回中州,恢复与朱然的联系。诸葛瑾自公X安出发,夺回中州后派水军在大江上巡逻,控制长江水道。魏军夏侯尚趁夜偷袭,用油船火烧诸葛瑾,诸葛瑾大败,魏军重新占领中州。此时,江陵城中起了瘟疫,堪战者仅五千人,朱然鼓舞士气帅军出城击破曹真两个营寨。魏将夏侯尚夺回中州后鉴于长江水浅,舟船行动不便,于是架设浮桥连接大陆与中州。曹丕在接到前线奏报后与臣下商讨军情,众人皆认为江陵就要被攻克,而董昭却说:“夏侯尚孤军深入犯了兵家大忌,由浮桥渡江很危险,仅有一条浮桥很狭窄,如果长江水位上涨,吴军乘机攻击夏侯尚,那么,魏军精锐将不复存在。”曹丕认为很有道理,立即令夏侯尚紧急退出中州。就在此时,吴将潘璋正在中州上游割百万束芦苇准备作成大筏顺流放火攻击浮桥。夏侯尚接到曹丕命令后紧急从中州撤出,诸葛瑾见此立即组织军队从中州下游出击,潘璋也趁机从上游放出火筏,匆忙间,魏军中州后续部队撤退不及,魏将石建、高迁只身逃出。

  魏黄初四年三月,江陵城中,朱然孤军抗敌已接近六个月的时间,北门守将姚泰见到城外敌军众多,城内瘟疫横行,粮食短缺,准备投敌。朱然发现后将姚泰斩杀。夏侯尚撤出中州十天后,长江水位暴涨,曹丕闻讯后感慨万分,鉴于夏侯尚被吴军诸葛瑾、潘璋袭击,因董昭及时建言献策而减少了损失,赞叹董昭料事如神,即便是张良、陈平也未必赶得上他。不久,魏军爆发瘟疫,曹丕感到胜利无望,悻悻然撤军。从黄初三年十一月到黄初四年三月近六个月的时间里,曹真、夏侯尚统领的魏军主力未能攻克吴将朱然驻守的江陵,至此,朱然之名威震魏国。
楼主牝虎玄龙小天罡 时间:2014-04-02 20:38:00
  第四章 中路战场

  魏黄初三年九月,曹丕令驻扎于合肥的曹仁统帅数万兵马出击濡须,十一月,曹丕进驻宛城,曹休开始攻击洞口,曹真将江陵包围,曹仁则按兵不动适时出击。

  魏黄初四年二月,当曹真与朱然激战于江陵,夏侯尚与诸葛瑾对峙于公X安,争夺江陵中州难解难分之际,魏军中路统帅曹仁挥师进逼濡须。曹仁先声东击西扬言进逼濡须东面的羡溪,吴军濡须都督朱桓中计,连忙分兵支援羡溪。曹仁闻讯后,立即指挥主力数万兵马直奔濡须城。当魏军距离濡须七十里时,朱桓才知道中计,连忙派人追回支援羡溪的军队。支援羡溪的吴军尚在返回途中,曹仁主力数万人已经兵临城下。而此时濡须城内仅五千守军,面临城外数万魏军,吴军将士十分害怕。朱桓见此,一面鼓舞士气对守城的五千吴军说:“两军交战,胜败的关键在于主帅,不在士兵多寡。曹仁怎么能和我朱桓比呢?兵法上讲,攻城者要比守城者多一倍,而守城者只用一半兵就能守住。这种情况是按照平原地势所说的,而且其前提是守城者事先没有防备,而攻守双方士气一致。现在,曹仁不是个智慧勇敢的人,他指挥的军队又很胆怯,千里迢迢而来已经是疲惫不堪了,而我们是以逸待劳,濡须城易守难攻,背面靠着大山,南面挨着长江,这是百战百胜的地势啊!即使曹丕亲自来犯,我都不怕他,更何况是曹仁呢?”一面顺手牵羊诱骗曹仁,偃旗息鼓,主动示弱。曹仁见到濡须空虚,信心百倍,带领一万人转道濡须城北的橐皋作为预备队,命令儿子曹泰带领主力部队攻打濡须城。

  魏黄初四年三月,夏侯尚兵败江陵中州,曹真徘徊江陵城外之际,曹仁见曹泰攻城不下,令常雕和王双带领五千步卒乘坐油船袭击濡须城外吴军家属屯聚的长江中州,企图挟持吴军将士的妻子儿女,使濡须城守军失去抵抗意志。蒋济见此立即出面反对说:“现在吴军的水军在长江中州上游的西岸,我军进驻中州是自己跳进牢笼自寻死路”曹仁不听。常雕、王双清晨渡江进逼中州,曹泰挥军猛攻濡须城加以掩护。魏、吴两军激战濡须城头正酣之时,朱桓见到魏军要袭击中州,情急之中,亲自带领部队出城与曹泰决战,曹泰攻城之时突然受到城中朱桓的迎头痛击,措手不及无法抵抗,烧毁营寨逃走,以此可以看出之前曹仁突然兵临城下时朱桓鼓舞士气的效果。曹泰退走后,长江中的常雕、王双等五千魏军陷于孤立无援境地,朱桓令严圭、骆统指挥上游水军攻击常雕、王双,自己带兵夺取魏军油船,魏军士卒阵亡、溺水一千余人,常雕被斩,王双被擒。曹仁经此败绩又气又恨,不久病逝。

  同月,曹真、夏侯尚的中路军爆发瘟疫,很多魏军士兵死亡,曹丕综合各路战况,从宛城返回洛阳,并下令全线退兵。
楼主牝虎玄龙小天罡 时间:2014-04-02 20:43:00

  心得体会:

  东路军战况

  当曹休上表曹丕要为国家拼死一战时,曹丕接受董昭的意见,制止了曹休的原定计划。而董昭对曹丕所讲,曹休、臧霸可能知道,不然,臧霸不会有那种豪言壮语,也不会无端说:“国家未肯听霸耳!”臧霸出击江南徐陵回归后,曹休将战情报告给曹丕,曹丕虽然明升暗降夺了臧霸兵权,但是并未采取董昭之前的建议停止进攻,终于导致兵败,尹卢被杀。
  曹休此战错过的机会有很多,当曹休出兵洞口时,吴军部队还没有集结完毕,准备不充分,至少其战斗序列不完整。此时应该不等曹丕命令先派兵攻打徐陵,目的是在敌人准备不足时,打乱其部署调整,制造有利战机,为过江作战做准备。
  夜间长江刮风,吴军阵脚大乱时,曹休可以趁机截杀飘到北岸的吴军,但是不应该派大部队进攻徐盛,原因是夜间作战指挥不方便,魏军水战不敌吴军,逆风作战发挥不出魏军数量优势。进攻失败后影响了魏军战心士气。
  臧霸过江作战,杀伐劫掠取得一定战绩,但是自始至终都没有得到曹休的呼应配合。臧霸过江属于孤军作战,由于攻击时间较短,没能吸引吴军主力来援,对吴军整体战斗力影响不大。

  西路军战况

  曹真羁绊于江陵,与朱然孤军周旋数月,没能发挥出陆战优势。当潘璋、杨粲救援江陵时,曹真完全有机会全歼潘璋、杨粲。当夏侯尚击败诸葛瑾时,曹真没有出击公X安,没能对诸葛瑾实施持续性的打击。徐晃坐镇襄阳,对战局影响不大。
  董昭献计曹丕,让夏侯尚撤出中州后,夏侯尚没有留下一定量的部队牵制吴军,使得朱然有机会与诸葛瑾联系,吴军援军仍然能够支撑江陵。
  江陵城内出现瘟疫时,曹真防备松懈,居然让朱然袭击攻破两个营寨,朱然返回后,曹真没能认识到朱然战后疲惫的困境,没有反击江陵。
  夏侯尚虽然意识到长江水浅不便通航,但是没能意思到吴军水军此时战斗力较弱,没有渡江攻打对岸驻守公X安的诸葛瑾军。

  中路军战况

  曹仁出击较晚,与魏军总体战略几乎不同期。
  当曹仁声东击西诱骗朱桓支援羡溪后,曹仁没有攻打从羡溪返回的吴军。以曹仁军队的数量优势,吃掉羡溪援军应该不是问题。
  曹仁发现朱桓守备的濡须防备松懈时,居然在濡须城北八十里的橐皋驻扎预备队,这完全是多此一举。另一个极端错误是让其子曹泰攻坚,曹泰能有多少实战经验呢?刚愎自用,骄兵必败,没有听从蒋济的意见,当曹泰攻城不利时,素有天人之称的曹仁应该亲自指挥攻城。一鼓作气将其攻占,而不是将弱小的水军暴露给上游的吴军。
楼主牝虎玄龙小天罡 时间:2014-04-02 20:44:00
  引用史料:
  《三国志·魏书·文帝纪》:【闰月,孙权破刘备于夷陵。初,帝闻备兵东下,与权交战,树栅连营七百馀里,谓群臣曰:“备不晓兵,岂有七百里营可以拒敌者乎!‘苞原隰险阻而为军者为敌所禽’,此兵忌也。孙权上事今至矣。”后七日,破备书到。……是月,孙权复叛。复郢州为荆州。帝自许昌南征,诸军兵并进,权临江拒守。】

  《三国志·魏书·刘晔传》:【独晔曰:“吴绝在江、汉之表,无内臣之心久矣。陛下虽齐德有虞,然丑虏之性,未有所感。因难求臣,必难信也。彼必外迫内困,然后发此使耳,可因其穷,袭而取之。夫一日纵敌,数世之患,不可不察也。”】

  《三国志·蜀书·先主传》:【夏六月,黄气见自秭归十馀里中,广数十丈。后十馀日,陆议大破先主军於猇亭,将军冯习、张南等皆没。……冬十月,诏丞相亮营南北郊於成都。孙权闻先主住白帝,甚惧,遣使请和。】

  《三国志·吴书·吴主传》:【初权外讬事魏,而诚心不款。……黄武元年春正月,陆逊部将军宋谦等攻蜀五屯,皆破之,斩其将。三月,鄱阳言黄龙见。蜀军分据险地,前后五十馀营,逊随轻重以兵应拒,自正月至闰月,大破之,临陈所斩及投兵降首数万人。刘备奔走,仅以身免。……秋九月,魏乃命曹休、张辽、臧霸出洞口,曹仁出濡须,曹真、夏侯尚、张郃、徐晃围南郡。权遣吕范等督五军,以舟军拒休等,诸葛瑾、潘璋、杨粲救南郡,朱桓以濡须督拒仁。时扬、越蛮夷多未平集,内难未弭,故权卑辞上书,求自改厉……若君必效忠节,以解疑议,登身朝到,夕召兵还。此言之诚,有如大江!权遂改年,临江拒守。】
  吴主传裴松之注:〖《江表传》曰:权云:“近得玄德书,已深引咎,求复旧好。前所以名西为蜀者,以汉帝尚存故耳,今汉已废,自可名为汉中王也。”〗
  〖又曰:“先王以权推诚已验,军当引还,故除合肥之守,著南北之信,令权长驱不复后顾。近得守将周泰、全琮等白事,过月六日,有马步七百,径到横江,又督将马和复将四百人进到居巢,琮等闻有兵马渡江,视之,为兵马所击,临时交锋,大相杀伤。卒得此问,情用恐惧。权实在远,不豫闻知,约敕无素,敢谢其罪。又闻张征东、朱横海今复还合肥,先王盟要,由来未久,且权自度未获罪衅,不审今者何以发起,牵军远次?事业未讫,甫当为国讨除贼备,重闻斯问,深使失图。凡远人所恃,在於明信,原殿下克卒前分,开示坦然,使权誓命,得卒本规。凡所原言,周等所当传也。”〗

  《三国志·吴书·陆逊传》:【又备既住白帝,徐盛、潘璋、宋谦等各竞表言备必可禽,乞复攻之。权以问逊,逊与朱然、骆统以为曹丕大合士众,外讬助国讨备,内实有奸心,谨决计辄还。无几,魏军果出,三方受敌也。】

  《三国志·吴书·潘璋传》:【刘备出夷陵,璋与陵逊并力拒之,璋部下斩备护军冯习等,所杀伤甚众,拜平北将军、襄阳太守。】

  《资治通鉴·魏纪一》:【汉人自巫峡建平连营至夷陵界,立数十屯,以冯习为大督,张南为前部督,自正月与吴相拒,至六月不决……闰月,逊将进攻汉军……吴王使太中大夫郑泉聘于汉,汉太中大夫宗玮报之,吴、汉复通。汉主闻魏师大出,遗陆逊书曰:“贼今已在江、汉,吾将复东,将军谓其能然否?”逊答曰:“但恐军新破,创夷未复,始求通亲;且当自补,未暇穷兵耳。若不推算,欲复以倾覆之馀远送以来者,无所逃命。”】
楼主牝虎玄龙小天罡 时间:2014-04-02 20:45:00
  《三国志·魏书·刘晔传》:【帝欲兴众伐之,晔以为“彼新得志,上下齐心,而阻带江湖,必难仓卒。”帝不听。】
  《三国志·魏书·贾诩传》:【帝问诩曰:“吾欲伐不从命以一天下,吴、蜀何先?”对曰:“攻取者先兵权,建本者尚德化。陛下应期受禅,抚临率土,若绥之以文德而俟其变,则平之不难矣。吴、蜀虽蕞尔小国,依阻山水,刘备有雄才,诸葛亮善治国,孙权识虚实,陆议见兵势,据险守要,泛舟江湖,皆难卒谋也。用兵之道,先胜后战,量敌论将,故举无遗策。臣窃料群臣,无备、权对,虽以天威临之,未见万全之势也。昔舜舞干戚而有苗服,臣以为当今宜先文后武。”文帝不纳。后兴江陵之役,士卒多死。】
  《三国志·魏书·文帝纪》:【是月,孙权复叛。复郢州为荆州。帝自许昌南征,诸军兵并进,权临江拒守。十一月辛丑,行幸宛。】
  《三国志·魏书·董昭传》:【三年,征东大将军曹休临江在洞浦口,自表:“原将锐卒虎步江南,因敌取资,事必克捷;若其无臣,不须为念。”帝恐休便渡江,驿马诏止。时昭侍侧,因曰:“窃见陛下有忧色,独以休济江故乎?今者渡江,人情所难,就休有此志,势不独行,当须诸将。臧霸等既富且贵,无复他望,但欲终其天年,保守禄祚而已,何肯乘危自投死地,以求徼幸?苟霸等不进,休意自沮。臣恐陛下虽有敕渡之诏,犹必沉吟,未便从命也。”】
  《三国志·魏书·曹休传》:【帝征孙权,以休为征东大将军,假黄钺,督张辽等及诸州郡二十馀军,击权大将吕范等於洞浦,破之。】 《三国志·魏书·臧霸传》:【与曹休讨吴贼,破吕范於洞浦,徵为执金吾,位特进。每有军事,帝常咨访焉。】
  裴松之注【文帝即位,以曹休都督青、徐,霸谓休曰:“国家未肯听霸耳!若假霸步骑万人,必能横行江表。”休言之於帝,帝疑霸军前擅去,今意壮乃尔!遂东巡,因霸来朝而夺其兵。】
  《三国志·魏书·张辽传》:【孙权复叛,帝遣辽乘舟,与曹休至海陵,临江。权甚惮焉,敕诸将:“张辽虽病,不可当也,慎之!”是岁,辽与诸将破权将吕范。辽病笃,遂薨于江都。帝为流涕,谥曰刚侯。】
  《三国志·魏书·王凌传》:【临江,夜大风,吴将吕范等船漂至北岸。凌与诸将逆击,捕斩首虏,获舟船,有功,封宜城亭侯,加建武将军,转在青州。】
  《三国志·吴书·吴主传》:【冬十一月,大风,范等兵溺死者数千,馀军还江南。曹休使臧霸以轻船五百、敢死万人袭攻徐陵,烧攻城车,杀略数千人。将军全琮、徐盛追斩魏将尹卢,杀获数百。】
  《三国志·吴书·吕范传》:【曹休、张辽、臧霸等来伐,范督徐盛、全琮、孙韶等,以舟师拒休等於洞口。迁前将军,假节,改封南昌侯。时遭大风,船人覆溺,死者数千,还军,拜扬州牧。】
  《三国志·吴书·徐盛传》:【曹休出洞口,盛与吕范、全琮渡江拒守。遭大风,船人多丧,盛收馀兵,与休夹江。休使兵将就船攻盛,盛以少御多,敌不能克,各引军退。迁安东将军,封芜湖侯。】
  《三国志·吴书·吴粲传》:【黄武元年,与吕范、贺齐等俱以舟师拒魏将曹休於洞口。值天大风,诸船绠绁断绝,漂没著岸,为魏军所获,或覆没沈溺,其大船尚存者,水中生人皆攀缘号呼,他吏士恐船倾没,皆以戈矛撞击不受。粲与黄渊独令船人以承取之,左右以为船重必败,粲曰:“船败,当俱死耳!人穷,奈何弃之。”粲、渊所活者百馀人。】
  《三国志·吴书·全琮传》:【黄初元年,魏以舟军大出洞口,权使吕范督诸将拒之,军营相望。敌数以轻船钞击,琮常带甲仗兵,伺候不休。顷之,敌数千人出江中,琮击破之,枭其将军尹卢。迁琮绥南将军,进封钱唐侯。】
  《三国志·吴书·贺齐传》:【黄武初,魏使曹休来伐,齐以道远后至,因住新市为拒。会洞口诸军遭风流溺,所亡中分,将士失色,赖齐未济,偏军独全,诸将倚以为势。】
楼主牝虎玄龙小天罡 时间:2014-04-02 20:46:00
  《三国志·魏书·曹真传》:【黄初三年还京都,以真为上军大将军,都督中外诸军事,假节钺。与夏侯尚等征孙权,击牛渚屯,破之。转拜中军大将军,加给事中。】
  《三国志·魏书·夏侯尚传》:【黄初三年,车驾幸宛,使尚率诸军与曹真共围江陵。权将诸葛瑾与尚军对江,瑾渡入江中渚,而分水军于江中。尚夜多持油船,将步骑万馀人,於下流潜渡,攻瑾诸军,夹江烧其舟船,水陆并攻,破之。城未拔,会大疫,诏敕尚引诸军还。益封六百户,并前千九百户,假钺,进为牧。】
  《三国志·魏书·董昭传》:【大驾幸宛,征南大将军夏侯尚等攻江陵,未拔。时江水浅狭,尚欲乘船将步骑入渚中安屯,作浮桥,南北往来,议者多以为城必可拔。昭上疏曰:“武皇帝智勇过人,而用兵畏敌,不敢轻之若此也。夫兵好进恶退,常然之数。平地无险,犹尚艰难,就当深入,还道宜利,兵有进退,不可如意。今屯渚中,至深也;浮桥而济,至危也;一道而行,至狭也:三者兵家所忌,而今行之。贼频攻桥,误有漏失,渚中精锐,非魏之有,将转化为吴矣。臣私戚之,忘寝与食,而议者怡然不以为忧,岂不惑哉!加江水向长,一旦暴增,何以防御?就不破贼,尚当自完。奈何乘危,不以为惧?事将危矣,惟陛下察之!”帝悟昭言,即诏尚等促出。贼两头并前,官兵一道引去,不时得泄,将军石建、高迁仅得自免。军出旬日,江水暴长。帝曰:“君论此事,何其审也!正使张、陈当之,何以复加。”】
  《三国志·魏书·张颌传》:【遣南与夏侯尚击江陵。郃别督诸军渡江,取洲上屯坞。】
  《三国志·吴书·吴主传》:【十二月,权使太中大夫郑泉聘刘备于白帝,始复通也。然犹与魏文帝相往来,至后年乃绝。是岁改夷陵为西陵。】
  裴松之注:〖江表传曰:权云:“近得玄德书,已深引咎,求复旧好。前所以名西为蜀者,以汉帝尚存故耳,今汉已废,自可名为汉中王也。”......使蜀,刘备问曰:“吴王何以不答吾书,得无以吾正名不宜乎?”泉曰:“曹操父子陵轹汉室,终夺其位。殿下既为宗室,有维城之责,不荷戈执殳为海内率先,而於是自名,未合天下之议,是以寡君未复书耳。”备甚惭恧。〗 《三国志·蜀书·先主传》:【孙权闻先主住白帝,甚惧,遣使请和。先主许之,遣太中大夫宗玮报命。】
  《三国志·吴书·朱然传》:【魏遣曹真、夏侯尚、张郃等攻江陵,魏文帝自住宛,为其势援,连屯围城。权遣将军孙盛督万人备州上,立围坞,为然外救。郃渡兵攻盛,盛不能拒,即时却退,郃据州上围守,然中外断绝。权遣潘璋、杨粲等解而围不解。时然城中兵多肿病,堪战者裁五千人。真等起土山,凿地道,立楼橹,临城弓矢雨注,将士皆失色,然晏如而无恐意,方厉吏士,伺间隙攻破两屯。魏攻围然凡六月日,未退。江陵令姚泰领兵备城北门,见外兵盛,城中人少,谷食欲尽,因与敌交通,谋为内应。垂发,事觉,然治戮泰。尚等不能克,乃彻攻退还。由是然名震於敌国,改封当阳侯。】
  《三国志·吴书·诸葛瑾传》:【黄武元年,迁左将军,督公X安,假节,封宛陵侯。】
  裴松之注:〖吴录曰:曹真、夏侯尚等围朱然於江陵,又分据中州,瑾以大兵为之救援。瑾性弘缓,推道理,任计画,无应卒倚伏之术,兵久不解,权以此望之。及春水生,潘璋等作水城於上流,瑾进攻浮桥,真等退走。虽无大勋,亦以全师保境为功。〗
  《三国志·吴书·潘璋传》:【魏将夏侯尚等围南郡,分前部三万人作浮桥,渡百里洲上,诸葛瑾、杨粲并会兵赴救,未知所出,而魏兵日渡不绝。璋曰:“魏势始盛,江水又浅,未可与战。”便将所领,到魏上流五十里,伐苇数百万束,缚作大筏,欲顺流放火,烧败浮桥。作筏适毕,伺水长当下,尚便引退。璋下备陆口。权称尊号,拜右将军。】
  《资治通鉴·魏纪一》:【吴将孙盛督万人据江陵中州,以为南郡外援。】
  《资治通鉴·魏纪二》:【春,正月,曹真使张郃击破吴兵,遂夺据江陵中洲。……及曹真等围江陵,破孙盛,吴王遣诸葛瑾等将兵往解围,夏侯尚击却之。江陵中外断绝,城中兵多肿病,堪战者裁五千人。真等起土山,凿地道,立楼橹临城,弓矢雨注,将士皆失色;然晏如无恐意,方厉吏士,伺间隙,攻破魏两屯。魏兵围然凡六月,江陵令姚泰领兵备城北门,见外兵盛,城中人少,谷食且尽,惧不济,谋为内应,然觉而杀之。时江水浅狭,夏侯尚欲乘船将步骑入渚中安屯,作浮桥,南北往来,议者多以为城必可拔。董昭上疏曰:“武皇帝智勇过人,而用兵畏敌,不敢轻之若此也。夫兵好进恶退,常然之数。平地无险,犹尚艰难,就当深入,还道宜利,兵有进退,不可如意。今屯渚中,至深也;浮桥而济,至危也;一道而行,至狭也。三者,兵家所忌,而今行之,贼频攻桥,误有漏失,渚中精锐非魏之有,将转化为吴矣。臣私戚之,忘寝与食,而议者怡然不以为忧,岂不惑哉!加江水向长,一旦暴增,何以防御!就不破贼,尚当自完,奈何乘危,不以为惧!惟陛下察之。”帝即诏尚等促出,吴人两头并前,魏兵一道引去,不时得泄,仅而获济。吴将潘璋已作荻筏,欲以烧浮桥,会尚退而止。后旬日,江水大涨,帝谓董昭曰:“君论此事,何其审也!”会天大疫,帝悉召诸军还。三月,丙申,车驾还洛阳。】
楼主牝虎玄龙小天罡 时间:2014-04-02 20:47:00
  《三国志·魏书·文帝纪》:【四年春正月,诏曰:“丧乱以来,兵革未戢,天下之人,互相残杀。今海内初定,敢有私复雠者皆族之。”筑南巡台于宛。三月丙申,行自宛还洛阳宫。丁未,大司马曹仁薨。是月大疫。】
  《三国志·魏书·曹仁传》:【文帝遣使即拜仁大将军。又诏仁移屯临颍,迁大司马,复督诸军据乌江,还屯合肥。黄初四年薨,谥曰忠侯。】
  《三国志·魏书·蒋济传》:【黄初三年,与大司马曹仁征吴,济别袭羡溪。仁欲攻濡须洲中,济曰:“贼据西岸,列船上流,而兵入洲中,是为自内地狱,危亡之道也。”仁不从,果败。仁薨,复以济为东中郎将,代领其兵。】
  《三国志·吴书·吴主传》:【三月,曹仁遣将军常雕等,以兵五千,乘油船,晨渡濡须中州。仁子泰因引军急攻朱桓,桓兵拒之,遣将军严圭等击破雕等。是月,魏军皆退。】
  《三国志·吴书·朱桓传》:【黄武元年,魏使大司马曹仁步骑数万向濡须,仁欲以兵袭取州上,伪先扬声,欲东攻羡溪。桓分兵将赴羡溪,既发,卒得仁进军拒濡须七十里问。桓遣使追还羡溪兵,兵未到而仁奄至。时桓手下及所部兵,在者五千人,诸将业业,各有惧心,桓喻之曰:“凡两军交对,胜负在将,不在众寡。诸君闻曹仁用兵行师,孰与桓邪?兵法所以称客倍而主人半者,谓俱在平原,无城池之守,又谓士众勇怯齐等故耳。今人既非智勇,加其士卒甚怯,又千里步涉,人马罢困,桓与诸军,共据高城,南临大江,北背山陵,以逸待劳,为主制客,此百战百胜之势也。虽曹丕自来,尚不足忧,况仁等邪!”桓因偃旗鼓,外示虚弱,以诱致仁。仁果遣其子泰攻濡须城,分遣将军常雕督诸葛虔、王双等,乘油船别袭中洲。中洲者,部曲妻子所在也。仁自将万人留橐皋,复为泰等后拒。桓部兵将攻取油船,或别击雕等,桓等身自拒泰,烧营而退,遂枭雕,生虏双,送武昌,临陈斩溺,死者千馀。权嘉桓功,封嘉兴侯,迁奋武将军,领彭城相。】
  《三国志·吴书·骆统传》:【黄武初,曹仁攻濡须,使别将常雕等袭中洲,统与严圭共拒破之,封新阳亭侯,后为濡须督。】
  《资治通鉴·魏纪二》:【二月,诸葛亮至永安。曹仁以步骑数万向濡须,先扬声欲东攻羡溪,朱桓分兵赴之。既行,仁以大军径进。桓闻之,追还羡溪兵,兵未到而仁奄至。时桓手下及所部兵在者才五千人,诸将业业各有惧心,桓喻之曰:“凡两军交对,胜负在将,不在众寡。诸君闻曹仁用兵行师,孰与桓邪?兵法所以称‘客倍而主人半’者,谓俱在平原无城隍之守,又谓士卒勇怯齐等故耳。今仁既非智勇,加其士卒甚怯,又千里步涉,人马罢困。桓与诸君共据高城,南临大江,北背山陵,以逸待劳,为主制客,此百战百胜之势,虽曹丕自来,尚不足忧,况仁等邪!”桓乃偃旗鼓,外示虚弱以诱致仁。仁遣其子泰攻濡须城,分遣将军常雕、王双等乘油船别袭中洲。中洲者,桓部曲妻子所在也。蒋济曰:“贼据西岸,列船上流,而兵入洲中,是为自内地狱,危亡之道也。”仁不从,自将万人留橐皋,为泰等后援。桓遣别将击雕等而身自拒泰,泰烧营退。桓遂斩常雕,生虏王双,临陈杀溺死者千馀人。】
作者:晓风盈月 时间:2014-04-11 21:33:00
作者:晓风盈月 时间:2014-04-15 14:30:00
作者:灿烂海滩 时间:2014-04-19 13:52:00
  好文,加精鼓励!
楼主牝虎玄龙小天罡 时间:2014-04-27 21:04:00
  @灿烂海滩 18楼 2014-04-19 13:52:00
  好文,加精鼓励!
  -----------------------------
  感谢!
作者:用其极 时间:2014-10-07 15:37:00
  曹丕行动太慢,决策太过犹豫。早在关羽败亡的时候,魏国就应当立即定下全力灭蜀或是全力灭吴的计划。吴蜀夷陵之战,没有魏国的参加,这是魏国决策的重大失误。不过,也好理解,曹操刚刚去世,曹丕忙着当皇帝,都来不及谋划。如果曹操在关羽败亡之时,在自己临终前就做好部署,全力以赴先灭吴国,配合刘备的夷陵之战,两国北西两路夹击,吴国必亡,而后顺势先取荆州,抄袭刘备后路,则江南唾手可得而刘备同样难免兵败。荆州和东吴都被吞并,那么对元气大伤的西蜀的围攻消灭将只是时间问题。
作者:姐比柠檬还萌嘎 时间:2016-12-15 08:18:00
  夷陵之战是陆逊打败刘备的好吗??!!
作者:幢皆俗县切 时间:2019-04-13 20:31:19
  完全看不明白的样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