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同富裕才是改革的旗帜和纲领

楼主:berr1957 时间:2019-02-19 14:41:54 点击:81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 谭吉坷德



  近日的一个数字刺激着人们的眼球。

  经济学家李迅雷:中国有十亿人没坐过飞机,至少五亿人没用上抽水马桶。

  这10亿没有坐过飞机和5亿没有用上抽水马桶的人为什么不去选择现代社会最基本的生活方式。根源就是两个字——贫穷。

  10亿人,已经是这个社会的绝大多数。很多人似乎忘记了还存在这样的一个庞大群体;忘记了他们也有愿望和诉求;忘记了他们才是这个社会的最大民意。舆论甚至把他们看成只是仰仗恩典才活着的群体,甚至还要他们承认自己被支配,被统治,被占有的事实。这些底层沉默的大多数,除了忙于谋生,他们对自己的权利和义务似乎也不清晰,对社会来说他们的态度好像无关轻重。

  这是一种可怕的沉默。10亿人是一个多么庞大的利益集团,如果社会不能为他们提供一个公平的博弈平台,这是非常不正常同时又是非常恐怖的事情。

  这10亿人的政治诉求如何体现,谁在代表他们的利益,这是必须要回答的问题。如果这10亿人不能分享改革的成果,同时又失去了参与协商协调的机会,他们的未来在哪里。这一庞大群体在舆论上的沉默清晰呈现了社会的割裂,大声的告诉了人们谁在共同富裕,谁在共同贫困。

  政府不应该适应少数人的无限贪婪,而是要满足多数人的基本需求,根据绝大多数人利益的损益情况“损有余而补不足”。这是一切现代政府的行为守则,也是正义性和合理性的根源。尽管美国等政府体现的是资本的意志,但是并不妨碍他们通过税收对富人实现“永久的剥夺”。

  把发展与公平作为先后实施的步骤,这是西方古典经济学的精髓。他们从来不承认公平才是最大的生产力,不承认公平的经济意味着更高效率的资源分配。他们认为只有加大贫富差距,财富的刺激会激发人们的原始动力,一切的社会问题都会在经济发展中得到解决。这是一个在实践中已经完全破产了的理论。“发展就是硬道理”、“摸着石头过河”、“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都没有公平的空间。1984年为实现公平设定的时间表是20世纪末。20年过去了,10亿没有坐过飞机的人对这此做出了最好的鉴定。

  历史没有向导,历史也没有导航,但是历史会有结论。历史告诉我们,任何社会和政体只要引入资本主义因素都会刺激经济的快速发展,但是也都会带来惊人的贫富差距和资源环境的破坏,带来巨大的社会成本甚至社会动荡。发展质量低下,社会溃败甚至政权更迭都是资本疗效下必然的负产品。资本的罪恶就是让每个人都必须得凭借资本才能寻找到自己的存在价值。“资本主义自由经济自由的不是人,而是资本。”这是马克思在100多年前对实用主义者的叮嘱和告诫。

  10亿没有坐过飞机的人告诉我们,一开始人们普遍认为没有输家的改革今天已经将绝大多数人踢出了改革成果享有者的行列。可以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但是其他的人不能更穷的做大增量的改革共识早已破裂。贫穷不是社会主义,两极分化也不是社会主义,精神空虚和丛林法则更加不是社会主义。社会主义应当比资本主义更注重多数人的幸福。我暴富你暴穷是一条邪恶的经济路径,今日的中国正努力谋求在这里脱身。

  公有制、人民民主专政是中国的社会契约。人民性是改革的价值缘起,人民利益至上是国体特征和改革开放的初心使命。苏联覆亡最大的教训就是人民的利益,人民的生死和国家的生死其实就是一个东西。

  “摸着石头过河”是一个非常模糊的概念。这使中国几十年来成为西方理论最大的“跑马场”和“实验田”。在资本的链接下,中国的权贵集团迅速膨胀,他们掌控着全部的生产资料,控制甚至独霸社会的话语权。自由化、私有化和市场化成了中国社会变革的圣经,任何质疑这部圣经的人都会被带上李自成、义和团、爱国贼的桂冠。这不是科学,这就是宗教,而且是最卑劣的宗教。这个宗教最丧尽天良之处,就是无视“新欧美”蓬勃兴起的“社会主义全球化运动”的世界大势,在阴暗冷僻的路径上,将中国带到了100年前强盗资本主义的“旧欧美”时代。

  美国经济学家萨缪尔森有一句名言,“只要让我编写一个国家的经济学教材,我才不在乎是谁制定法律。” 钱穆曾经讲过,“试问一个国家的政治理论及其趋向,是何等有关于全民族的,而把它的重心全部安放在异邦外国人的身旁,这是如何一件可诧异而可惊骇的事。” 就是这样可诧异而可惊骇的事,我们却已经见惯不怪。

  曾经在全世界猖獗风光一时,今日已经完全破产的新自由主义是最敌视社会主义,力求资本利益最大化的理论体系,也是主导中国改革开放前半程的主流经济政策。他们培养的中国代理人一直都是顶层设计和改革方案的提供者。他们“心里只装着洋人”,一直在大叫效率第一;共同富裕是死路一条;中国的贫富差距还不够大;取消最低工资社保医保才能刺激人们的劳动热情等等等等。改革开放前半程发生的对国企财富、矿山资源、生产资料的掠夺哄抢,上个世纪90年代开始对民生领域毫无忌惮的入侵摧毁都是他们的经典杰作。马基雅维利讲过,“人民或许能够忘记杀父之仇,却绝对难忍夺财之恨。”中国的社会割裂、全民焦虑、仇官仇富无一不来自这里。

  把最大多数人的幸福放在分配的第一位,并认为多数人的幸福优先于少数人的幸福,这是人民共和国的应有之义。在社会主义制度下,人们之间不存在人身依附的关系,不存在雇佣劳动的约束,也不存在权力的强制和束缚。人民拥有劳动主权与劳动正义的价值和权利,在根本利益一致的基础上形成了互助平等的人际关系。用这样的标准去衡量那10亿没有坐过飞机的人甚至更大背景上的劳动者,结论是什么?

  今日的中国,收获了很多五花八门的陷阱。其中最大的就是跌入了“权贵资本主义陷阱”。权贵资本主义是一股政治经济势力,是资本家和官僚特权集团的利益和信仰共同体。这是一个独特的西方新自由主义和中国封建专制主义的杂交品种。今天已经臭大街了的“精英”们在权力和资本的勾兑中,实现了由生产资料的管理者到所有者的改革。由于财富总量恒定,有人暴富就一定会有人一贫如洗。有人去美国有女孩主动睡他,也有10亿人根本连飞机都坐不起。

  改革开放虽然获得了经济的快速发展,但我们得到了一个原本我们并不想要的经济结构和社会形态。贪污腐败,贫富差距,资源破坏,基本保障不足,道德沦丧,信任危机等等,需要付出的社会成本有多大,目前尚不能轻易的做出判定。无底线放纵资本导致了资本的无底线犯罪。飞机、马桶和绝大多数中国人无缘的同时,是大量的财富对发达国家的输送。

  今日的中国,只有一个共识。那就是包括改革开放的旗手吴敬琏、厉以宁在内都承认发展模式出了问题。能够认识这一点,从效率追求转向兼顾公平与效率,这当然是件好事情。但是在改革博弈色彩越来越浓的今天,由于没有建立很好的社会保护政策,特别在经济下行中,“让资本和效率先走”的定势仍然无法逆转。

  激活这十亿没有坐过飞机的人,在收获他们劳动贡献的同时,赋予他们大胆消费的能力。这是无论政治、经济还是伦理都无法回避的问题。这就需要在三个方面必须做出改变。其一是通过劳动报酬体现对劳动的尊重。今日中国劳动报酬占GDP的比例接近40%,而在发达国家这一数据大部分都在60%以上,最高达到90%。美国劳动报酬占GDP的比重,长期稳定在70%左右。这个世界什么都昂贵,只有中国的市场、资源、劳动力不值钱的现状必须改观。其二是旗帜鲜明的向资本持有和资本利得课税,建立现代化的税政体系,实现经济再平衡。不能把税负完全转移到劳动者头上。财产申报制度必须得到坚决的落实,这是现代社会、现代税法的基础。那10亿坐不起飞机的人将会对此提供最强大的的民意力量。第三是无法永远供养一个高成本、低效率的政府。政府要有真正令人信服的行动。

  没有人民的参与,就无法解决改革的问题。经济是最大的政治,经济政策就是政权最经典的政治宣言。在以劳动为主轴还是以资本为主轴的不同的伦理世界面前必须旗帜鲜明的站在劳动者一边。解决改革问题的金钥匙,或许就在这10亿没有坐过飞机和5亿没用上抽水马桶的人身上。面对他们,宗旨、良知和伦理都不应该缺席。

  李迅雷文章的本意是说中国还有庞大的内需市场,但他的解决方案最终归结为减持国有股权。这让我嗅到了一股很难闻的味道。40万亿的国有股权一直是中外既得利益集团眼中的一块肥肉,在没有吞下之前他们寝食难安。我突然想到了杨靖宇将军曾经说过的那句话,“老乡,都投降了,中国还有吗?”是啊,国有股权都卖光了,公有制的中国还在吗?那些鼓吹“社会所有制”的人们美国和其他帝国的国籍、绿卡、承诺一样不缺,5亿没有用过马桶、10亿连飞机都没有坐过的中国人怎么办?95%的中国人将会面临什么样的选择?

  《贞观政要·论政体》:“天子者有道,则人推而为主;无道,则人弃而不用,诚可畏也。” 评价改革的标准,就是看它实行了什么样的社会政策。这些社会政策具有正义性还是不具备公正价值观念。比如全民免费医疗,连印度都能够做到,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却做不到,无论如何都是一个冷笑话。仅仅一项免费医疗会带来多少飞机乘客,会增加多少马桶,会减轻多少心理压力,会释放多少精神和经济活力,这才是全社会都应该关注并且需要尽快解决的课题。

打赏

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