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下跪这码事,我们能多一丝理性吗?

楼主:瑶之湾 时间:2019-06-14 18:33:03 点击:431 回复: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这些天,圆通快递员下跪事件沸沸扬于媒体、网络,让人不禁侧目。

  了解了一下,事件大概的经过是这样的:张先生在收到圆通快递送到的一箱芒果时,发现包装破损且芒果也少了一个,于是要求赔偿。当事的快递员再次送来赔给张先生的一箱芒果时,张先生发现寄送的方式和包装都有问题,与之前快递员的承诺不符,感觉受骗的张先生于是向圆通投诉。之后某天,涉事快递员找到张先生家里,在张先生及家人面前下跪请求谅解。不知所措的张先生于是报警,警察到场后具体的处理过程目前存疑,可以确定的是,警察事后给快递员开具了一份“颇具分量”的“证明”,证明中“建议”快递员不必以尊严换取谅解。。。

  事件曝光后,媒体、网络发出几乎一边倒的声音,纷纷指责张先生“恶意投诉”,刻薄少容,终至逼人下跪。

  下文的一些浅见基于上述我所了解的事件经过。

  坦率地讲,事件本身对我的触动并不大,但是媒体(特别是官媒)、网络舆论表现出来的一些倾向着实让人不安。

  事件的引爆点有两个:下跪和警察的“证明”。

  不得不说“下跪”这一举动在东方文化和传统中有其特殊的意义和“地位”,“下跪文化”绝对可算是东方文化中一抹独特的风景。(无意就此说风凉话,不过我个人一直认为,这出于一种或多或少的病态心理。)

  在东方文化(特别是中、日、韩)中,郑重严肃的下跪,意味着自尊的彻底下放。东方人重视下跪,看重下跪,这不见得是坏事,对于被认为承载着下跪者重大情感和尊严的“下跪”的重视,反映出对下跪者情感和尊严的深切关怀,而这种对人的关怀永远都是好事而不是坏事。

  历史和现实告诉我们,凡事埋没理性都会有问题,对待下跪也一样。我不想说一个人放下尊严是件小事,但是否只要一个人放下了尊严,与此有关的他人便无可置疑地成为罪人、恶人了呢,理性和逻辑恐怕支持不了这样的结论吧。

  就此事而言:

  第一,作为消费者的张先生有无投诉的权利,到底什么样的投诉可算作所谓的“恶意投诉”。

  就我本人所知,我国的法律法规对消费者投诉并没有设定任何资格限制,也就是说张先生完全有权对自己感到不满的服务提出投诉。既然法无禁止,起码不能算是恶行吧。舆论纷纷指责张先生恶意投诉,但我没看到有谁负责任地指出张先生的“恶”到在哪里。在我看来,只要不是刻意歪曲或捏造事实进行投诉,怎么说都不能算是“恶”吧。

  目前为止我看到的所有对张先生的指责都不外乎“不够宽容”。什么是宽容?较真,要求细节就是不宽容吗? 对事认真,要求严格,要求守规矩竟然也是一种“恶”?考察社会进步的历史,多少文明的成果,多少制度的进步、完善,多少人性化的举措是来自哪些认真、较真、注重细节的人;我们从粗枝大叶,对人、对己、对事差不多即可的“宽容”中又收获了什么呢。

  第二,如果快递员因投诉受到了不应有的不恰当的压力,责任在谁。

  要知道,受理投诉的主体是用人单位(圆通)而不是消费者,能对投诉做出处理或对相关员工进行处罚的也只有用人单位。先不说消费者的投诉是否属恶意投诉,就算是,如果作为投诉处理主体的用人单位能核实情况正确处理--这本就是作为投诉受理者的用人单位份内的职责,那么被投诉者就不会受到不应有的委屈,哪怕遭受的是恶意投诉。

  当然消费者的恶意投诉理应受到谴责,但是请想:我们是该从道德层面要求所有的消费者不做恶意投诉还是该在制度层面要求投诉受理的主体--用人单位,合理有据处理投诉呢,哪种做法才是正确恰当的。

  如果因为投诉,相关的工作人员收到了不公正的处理,到底是处于道德层面在法律许可范围内投诉的消费者该担责,还是处在制度层面的投诉处理的主体--用人单位该担责呢。是该要求消费者保证自己的投诉质量,还是该要求用人单位保证自己的投诉处理质量,哪种做法更合理。(如果是前者,回头看我们口口声声提倡的宽容,这是与之相符的吗。)

  舆论之所以将怒火指向消费者,是否只是因为弱势的快递员跪向的是消费者而不是自己所在的单位或其他的什么人,果如是,那可真是“跪向”决定脑袋啊,谁是恶人完全取决于下跪者跪向的是什么人,不觉得荒唐吗。

  再思考一个问题,涉事的快递员为什么不到所在公司下跪,而是找上了张先生呢,或许她认为找张先生讲“情”比找公司讲“情”或讲“理”更管用吧,果如是,这说明了什么呢。

  所有这些问题,媒体也好,义愤填膺的网民也好,有没有在怒气喷涌之前稍作思考呢,是想不到还是不愿想,还是急着发泄或博眼球无暇想。因为快递员的一跪,“被跪”的张先生千夫所指,就连人民日报都发出这样的微评:“看轻劳动者就是轻贱自己,刁难劳动者就该受到世道人心的鄙薄。即便不与人为善,也别作恶,因为你的无礼拉低你的人品。”

  还是那句话,我们不该看轻一个人,一个同类的下跪(虽然本人从头到脚反对这样的做法),但我们不该因为有人下跪就罔顾其余,将“被跪”者不问青红皂白打入恶人行列。(什么“看轻劳动者”、“刁难劳动者”、“作恶”,我不知道人民日报这些高论所据为何,也许因为它是媒体,它是官媒--而且是最高的哪个,它就是可以恣意贬低一个人而无需给出任何依据,这真的挺让人害怕的。)

  如果因为有人下跪,我们不再做丝毫理性的善恶对错评判,不再区分责权利主体,不再顾及最起码的理性和逻辑甚至法律,很快,下跪就会成为一种手段,在一个浮躁的信息社会里,任何解决问题的“捷径”流传的速度可能远超你的想象。(看看爬引擎盖的流行速度就知道了。)不知到那时我们要如何面对下跪者,如果有一天我们不得不对随处可见的下跪者冷漠以对,那才真的是我们今天的浮躁所作的大恶。媒体、网民、舆论或出于浮躁,或出于急功近利,或出于某些不可告人的目的的非理性和不遗余力的煽情才是真正让人不安的事情。在一个制度不甚健全,人治色彩浓厚,而又高度信息化的社会,这样的煽动可能会轻易解决一个人的问题,但也可以轻易地毁掉一个人甚至一个家庭。

  据说圆通已经高调宣布不会处罚被投诉者,我不知道这是该公司一时的英明决断,还是人家一直这么英明,实际上这算不算得上是英明我也毫无判断的兴趣,我只是想知道,在圆通的制度下,用户的投诉经过怎样的“转换”,会变成了什么样的压力和后果落到快递员的头上,会让一个快递员思之极恐,乃至跑到消费者家里下跪。可以确定的是,如果没有公司这一环节,用户的投诉只不过是个电话而已。

  另外我还听说快递协会的某领导已经理直气壮地放话,要考虑设置黑名单,将“恶意投诉”的用户置于其中。这里引用某学者对此的评论:且不说这样的做法是否于法有据,遇事就拿消费者开刀,真的没问题吗?而我要说的是,很不幸,快递员跪向的是某个消费者,而不是圆通快递。

  对于愤愤然不能自已的网民们,我想说,但愿不会有这么一天:作为消费者,你发现自己投诉无门,投诉无果,甚至会因此被拉入某黑名,被扣上恶意投诉的帽子,如果那天真的到来了,但愿你们有点骨气,不要为今天浮躁、肤浅的义愤填膺后悔莫及。

  至于那位“霸气”又“硬核”的民警,我想问一句,一个民警有没有权力在盖着公章“证明”中给出那些所谓的建议。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超级瞄准镜1 时间:2019-06-15 21:11:26
  我昨天刚看到这个帖子,也是义愤填膺不耻这个张客户,然而,动用脑子一想,想到几个问题:
  1. 客户发现自己的货物受损,有没有投诉的权利?
  2. 快递公司接到客户投诉,是不是应该调查货物受损的原因?而不是简单粗暴把事情推给一个派发员?
  3. 快递员打扰客户的生活,客户有没有报警的权利?
  4. 快递运送的途中,有没有给各个环节权限:发现货物破箱,有退回的权利?
  5. 第4点的权限有的话,有没有对最终的派送员做过培训?有没有对派送员做过培训让他们如何保护自己,比如接到破损的快递,拍照摄像取证。
  6. 如果快递公司对最终的派送员做过培训,那么对不起,最终的派送员的确要承担责任。如果快递公司没有对派送员培训过,那么这个快递公司就是王八蛋公司。而客户是无辜的。
  ================
  我一个混了二十多年社会的,看到帖子过了将近20个小时,才突然明白过来,才理清思路。那个出警的警察,看到有人下跪,在短短时间内,一下子反应不过来,在“帮助弱者”的本能驱使下,被拖下水,成了快递公司的棋子。可见社会的可怕,有同情心,就会遭殃。
作者:ydc2011 时间:2019-06-16 23:10:10
  所以说很多网民就是愚蠢的,认为一跪就足以解决一切,而不顾一切谴责客户的行为正是他们最大的恶,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